• cc88m1

靜華姊妹進入樂園的見證

Updated: Feb 15


◆賀雄雄◆


經文:詩116:15﹔約11:25﹔帖前4:13-18﹔啟14:13


一、靜華歸主和主恩眷顧


我叫賀雄雄,李靜華姊妹是我的妻子,她被主耶穌接去了,已經安息主懷。

主耶穌說:“復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,信我的人,雖然死了,也必復活”(約11:25)。感謝教會的牧師、長老、同工、同道、弟兄姊妹,感謝親朋好友前來參加李靜華姊妹進入樂園的見証和追思禮拜。李靜華姊妹2014年9月27日去澳大利亞墨爾本看望兒子和她的姐姐,因兒媳婦懷孕,兩親家母約定輪流照顧孕婦。10月23日靜華因患病毒性肺炎住院,當時病情已有好轉,但後來血栓血塊進入心臟,被藥水打掉后,又有一血塊進入肺部,搶救無效,於2014年10 月25日墨爾本時間晚上8點鐘,被主耶穌接去,安息主懷。

誰能想到,進入美好的澳洲也會有生命危險,澳洲醫生說主要原因是乘飛機引起血栓。人在看病治療中出現血栓血塊可能性是很小的,但就是讓靜華姊妹碰上了。生命在上帝手中,醫生也無力使她起死回生。原本預定2014年12月5日她和她的二姐一起回上海,現在我的愛妻長眠於稱為“百合山谷”的澳洲青草地上。以前我為別人哭,現在輪到我為自己哭。我的妻子,我生命中的伴侶,你走上高天,我還在地上走艱難路程。原本兩人連為一體,現在撕裂了。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觸景生情,往事歷歷在目,但我還要一天天面對現實人生。太突然了,無法想象的痛苦臨到我頭上。我曾經求告主耶穌把我的壽命加給我生病的妻子,但是生命的主權在上帝手裡。上帝有他最美好的安排。

聖經說:“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?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,出現少時就不見了”(雅4:14)。我們真是世上的客旅,是寄居的,我們走完世上路程之後,要回歸更榮美的家鄉。求主賜給我們智慧的心,指教我們數算自己的日子。我們要抓住今天的時間,敬拜、贊美、侍奉神,把兒女帶到耶穌面前。

最親愛的人走了,我深深地思念你。一位賢妻良母,一位貼心的主內姊妹。這些天我根本睡不好覺,痛苦壓住胸口,傷心欲絕,常常流淚。在世上我們有苦難,在耶穌裡面有平安,求主安慰我們悲痛的心,釋放我們,將屬天的平安賜給我們。

靜華姊妹出生於1958年,到2014 年離世時,享年55周歲。神啊,如果你再給靜華10 年、15年時間,我和她可以共同侍奉你,那有多好!在這10到15年的時間裡,我們的家庭不會破碎,丈夫不會失去妻子,兒子不會失去母親,姐姐不會失去妹妹。這是我們的願望。

但生命是神所賜的,人生的時間也是神所定的。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,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,神不會做錯事情,神絕對不會失誤,他一定有最好的安排。神是愛我們的父親,耶穌基督為我們舍命,我唯有流淚順服。

我和靜華姊妹於1981年10月份結婚,到2014年10月份她歸天時,我們整整結婚了33年。結婚是高興的,離別是痛苦的。這一天我們早晚會碰到,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快,這麼突然,因爲我們總感到離別是以後的事情。但是我兒媳婦勸我說,即使到了七十嵗或八十歲,老夫妻也不會同時離開世界,留在世上的那位也會痛苦。所以,張學良老先生對神說:孤獨的眼淚是你擦去的。他妻子去世后,主耶穌帶領他走完了人生的路程。

靜華姊妹把她有限生命中的大部分時間獻給了上帝。她性格開朗,天真無邪,有兒童心態,很容易與弟兄姊妹相處,人們常聽到她歡樂的笑聲。有時,我在六樓,聽到她在小區一樓笑著對弟兄姊妹和鄰居說話。她一直參加各種聚會,參與教會事奉,探望主內肢體,向周圍的人傳福音。從兒子年幼開始,她每個主日帶兒子到教會去聽道。讓兒子把靈性根基打在基督磐石上。她38歲下崗後,就不再上班,有一段時間在梅隴教會侍奉,學習做主禮,並到各處看望弟兄姊妹。2008年,我參加教會唱詩班,第一次獻唱,就由我的妻子陪著我去。

後來,我在教會中的事奉工作多了,她雖然擔心我身體承受不了,但還是支持我,使我沒有後顧之憂。每月第一個主日晚上,我到鬆江一個聚會點去分享信息,要經過一條比較偏僻、黑暗的田間小路,她怕我碰到壞人,常常陪我去,有幾次她在聚會中領禱告。願主紀念她的勞苦、忠心。有時我寫講道分享稿寫到下半夜(淩晨),少數幾次寫到天快亮的時分,她形象地比喻說:當小鳥鳴叫的時候,我就要睡了。她常勸我早點睡覺。現在她的聲音聽不見了,隻能在我心裡提醒我。從澳洲回來後,我不再熬夜了。人要服從上帝所定的自然率。我退休前在單位中擔任財務經理,她提醒我不要拿客戶紅包,免得犯罪。她在澳洲探親的日子裡(在生病前),對我兒子所請來的房屋裝修工傳講耶穌基督的福音,並且送了一本聖經給他。該裝修工是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生,他願意接受耶穌。靜華在走完世上人生路程時,又結了一個生命果子,這成為她忠心愛主的見証。我繼承她的遺願,又對裝修工傳講了耶穌福音的內容。

我們同走天路,有時我幫助她,有時她督促我。有時她認為我不對,或不合她心意,她就像小孩子一樣說,要把我的“不對之處”告訴教會長老。我知道她的好意。家裡的賢內助,是面鏡子,促使我生命改變,低調做人,習慣於多做少說。後來她對她姐姐說,她有時會發發小脾氣,雄雄沒有脾氣了。其實人都有個性,但是當人裡面屬靈生命長大了,血氣生命就縮小了,最好是舊生命全部死去了。她是我的肋骨,現在守護家庭,守護我胸腔和心臟的那根肋骨斷了。

2014年1月份,我胃出血,主日崇拜上午在唱第二首贊美詩的時候,我站不住,坐在後排椅子上。教會的弟兄開車送我去醫院,我聽到靜華在車上嚎啕大哭,說如果你不在了,我一個人怎麼辦?到了2014年10月份,情況恰恰相反,現在輪到我哀痛流淚,現在你不在了,我一個人怎麼辦?她生前說過幾次,如果神要接我們去,要先接她去,因為她沒有能力,一個人在地上沒有辦法生活下去。我以為她只是說說而已,一個人哪有說走就走的。哪知道她竟然說准了。其實我一個人又有什麼能力生活下去。主耶穌讓我每一天睜開眼睛,我就每一天起來侍奉神,我的生命中心是神,也隻有靠神生活了,不靠主寸步難行。

她深切地愛護我,我總想好好地回報她的恩情。我想從六樓換到一樓或二樓,讓她走路省力一點。我在幾個中介公司挂牌,也看房好多次,但是房市冷清,差價太大,我們商議等她從澳洲回來後繼續看房。但是她現在已經住進了天國房屋。主耶穌說;“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……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”(約14:2)。

2014年4月,我為她買了一袈鋼琴,因為想換房子,直到6月份才讓人把鋼琴送到家裡。靜華高興極了,問我怎麼會想起為她買鋼琴,圓了她從小就有的鋼琴夢。她在托兒所工作時練習過彈風琴。她叮叮咚咚彈了好幾個月鋼琴。她讓我從電腦網上將“少女的祈禱”的歌譜下載打印出來,她最喜歡彈的是“少女的祈禱”。願神垂聽所有“少女心態的祈禱”。有時她彈琴,我唱贊美詩歌,我們非常快樂,歡度在耶穌裡面的蜜月。在家裡,我盡量陪她說話,讓她高興,我也安心。

她要到澳洲去的那天,飛機於晚上八點十五分起飛。我一早起來買菜,中午給她燒了一桌菜。她吃得很高興。靜華說,以前她去澳洲,很興奮,想快點去;這次她不太想去,不想離開家,不想離開上海。我對她說,那麼你現在睡個午覺,錯過乘飛機時間,你就不用去了。人不知道五分鐘以後會發生什麽事情,更不知道一個月以後的事情。如果知道,我們可以損失機票,靜華可以不去澳洲。但是,即使人在上海,生命也是上帝掌管的呀。上帝預定的事,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不能回避。那天下午三點鐘,我們預定的出租車來了。車快出發時,靜華對前來送行的高華姊妹說:請你為我們禱告,再見。當時有些弟兄姊妹是打電話來送行的。

當我在浦東機場,準備飛往澳洲時,教會茅長老在電話裡和我一起做禱告。當教會的弟兄姐妹得知靜華去世的消息後,很多人都流下了傷痛的眼淚。我知道這是主内弟兄姊妹真誠的愛。我很感動,謝謝所有為我們禱告和鼓勵我們的弟兄姊妹。

主啊,她是你的小羊,你將她賜給我做妻子33年,她養育了兒子,使兒子在墨爾本成家立業。現在,他在教會中做義工打字幕,兒媳婦做招待。主啊,你對我們全家有何等大的恩典。

10月23日周四晚上,我聽到她生病住院的消息,24日馬上去浦東機場購機票,25日晚上直飛墨爾本。當我從上海即將飛往墨爾本的時候,我的妻子卻從墨爾本飛往天國。難怪我坐在浦東機場禱告時,心裡極其傷痛,止不住地流淚,從我身邊走過的人都好奇地朝著我看。我人生第一次乘飛機,是追尋我的妻子,但隻見到愛妻安睡時的栩栩如生的本色面容。我人生第一次出國,是在異國他鄉安葬我的愛妻。這是我特別的人生經歷。主啊,為什麼我的人生常面臨慘痛?當我這一次又掉進深淵時,求你用釘痕的手把我再一次拉上來,求你陪伴我走完人生的路程。

主啊,你把靜華召回天國,我悲痛難當。我實在依依不舍,心如刀割,如被利箭穿透。但是賞賜的是耶和華,收取的也是耶和華,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。我唯有流淚順從。

我想要問許多為什麼,但答案都是不確定的,因為這是神的奧秘。我隻有堅定信靠獨一真神,跟隨耶穌走比知道答案更好。信心是不憑眼見的。主耶穌說:“我所作的,你如今不知道,後來必明白”(約13:7)。我隻有“忘記背后,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杆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”(腓3:14)。自暴自棄、軟弱退后是人最壞的選擇。

在神的家裡我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,我們還有傳福音的大使命在身上,我們還要安慰受傷痛苦的人。我們有憂傷,會流淚,因為我們是活生生的人,我們有感情,有深沉的愛,我們不是鐵石心腸。我們的眼淚有時會像水龍頭裏奔流出來的水,它不由我們自己控制,隻有上帝能平息我們的痛苦,止住我們的眼淚。聖經記載,在拉撒路墳前,耶穌哭了。然而,我們在絕望中仍有盼望,在冷漠中仍有關懷,在困境中仍有出路,在死亡中仍有生命,因為我們是上帝的兒女,哭完之後,還是要事奉神。當我靠著神走完人生路程時,又能在天國與靜華見面。

澳洲是個慢節奏的國家,到墨爾本第三天,我在基督教殯葬機構,見到我日思夜想的靜華姊妹,當地教會的兩位姊妹陪著我,在祥和的燈光中,我們進入可容納百余人的有椅子的會所,靜華姊妹躺在最前面的睡床上。我們見到本色的靜華(即不加任何修飾)。我看到靜華面容平靜舒展,滋潤有光澤,絕不是蒼白和灰色的,而是活著時的皮膚顏色。她嘴唇裡面自然透出微紅,她歸天快三天了,血脈早已經停止,嘴唇微紅是從哪裡來的。這是神恩待她。她面部仍舊柔軟富有彈性,手臂伸展自如。她睡著了,隻差一口氣。如果她的靈魂一進去,她馬上會睜開眼睛,對我說,雄雄,現在幾點鐘了,我怎麽睡了這麼長時間。

信徒離世後,他(她)身體的軟和硬不是得救的標准,真心信主耶穌的人,都得著永生。但對於我這個一心追趕妻子,好像已追到天邊的人來説,我看到神愛他兒女達到如此 的程度,我的心因此得到極大的安慰。

我說,靜華,我終於看到你了。可惜,你已經睡著了。我來為你送行,你安心走吧。我會在耶穌裡面生活的,也會照顧好孩子在耶穌裡面繼續成長。再見吧,以後在天國裡再相會!

我要最后盡一下丈夫的心意,我用梳子為靜華梳理一下頭發,用手按按她的額頭,然后用雙手輕輕捧住她的臉,當我手指輕輕一按,她臉上形成酒窩,當我手指一鬆,臉上肌肉馬上彈回去恢復原狀。陪同的姊妹原先坐在第一排,不知什麼時候站到我旁邊,連聲說,她很有彈性,她在睡覺,神祝福她,你可以放心了。

我是靜華丈夫,接觸遺容沒有顧忌,但是要考慮周圍人的感受,就問哪裡有洗手間,我去那裏扔掉梳子,用洗手液洗了兩次手,畢竟以後要與人握手,要用手傳遞物件。各人當盡諸般的義。

我們為靜華選擇綠樹成蔭、草地廣闊、風景優美的墓園,購買一塊永久性墓地和比較寬闊美觀的棺木,對她進行土葬。10月29日,葬禮由墨爾本基督教喪事機構主持,三位牧師,一位長老,教會弟兄姊妹和親友們共30多位參加了葬禮,其中有法國人、澳大利亞人、新加坡人、馬來西亞人、華人等,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一起來送靜華姊妹。這天是周三,不少人要上班,如果是周六或周日,送行的人會更多。靜華,你安睡吧,等主耶穌來叫醒你。

感謝很有愛心的墨爾本宣道堂,新希望教會的牧師、長老、傳道人和弟兄姊妹,他們不僅前來參加靜華的葬禮,而且一次次地安慰和陪伴我們。我到墨爾本參加6次聚會,和一次細胞小組聚會。海外教會也在復興,信主的人很多。新希望教會的牧師安慰我,又說:你什麼時候移民到墨爾本來,我們一起侍奉神。我對她說,看神的安排吧,上海的工作也很多。

墨爾本宣道堂的一些弟兄姊妹來看望我們,用神的話語勸慰、交通,後來,他們說,弟兄你趕快過來吧,我們教會也很需要你。細胞小組的姊妹希望我在聖誕節以後回上海,可以代表她們上台獻唱。天下教會本是一家,是主的身體,我們都是肢體,一個肢體痛,全身感到痛。我在失去妻子的悲痛中,這麼多人用主的話來勸勉、安慰我,還鼓勵我起來繼續侍奉神。感謝神的恩典,祂紀念我這個無用的人。

感謝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主裡面切切地為我們代禱。在門口做招待的張小玲姊妹在夢裡還在為靜華姊妹禱告,聽到有聲音說,“她的工作已經完成了!”是的,靜華姊妹在地上的工作完成了,已回到天上。我帶著心痛,還要在地上為主工作,求主帶領我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。弟兄姊妹,我們趁著還有今天,抓住時間為主作工,時間過去了就不會回來,時間就是我們的生命。把人生有限的時間獻給神,把生命獻給神當作活祭,我們如此行,是理所當然的,也是神所喜悅的。神一定會紀念你。

事後我靜下心來回顧,靜華在走完人生路程以前,她也有一絲預感,她到澳洲是向兒子、兒媳和兩個姐姐告別的。9月27日下午,我送她去浦東機場時,她又對我說,這次不想去澳洲,不舍得離開上海的家,不舍得離開我,偎依在我身邊說了好多話。她去買了兩個面包,給我一個,兩人就著一瓶水喝。走進機場檢票口,她回過身來,大眼看著我,很深情地揮手告別。這是我們人生最後一次告別。這在我的腦海裡永遠不會消失。第二天上午,她到墨爾本機場,用兒子的手機對我說:雄雄,我到了啊,你放心。這是她給我的最後一句話。

在澳洲,她到兩個姐姐家輪流住,回憶從小時候到現在的許多事情,無形之中向家人告別。她對兒子和她的姐姐說,我給她買了鋼琴﹔家裡的錢盡她用﹔7、8月份帶她到飯店裏吃了飯﹔有時她不願下樓,就打電話叫我晚上買菜回去﹔大熱天她身體有點疲倦,但是心情很愉快。她又對三姐說,她年輕時候和單位裏的姐妹們到南京去旅游,不知道要帶什麼,還是我幫她准備了東西。她還准備明年6月份和我一起去澳洲,住上一個月再回上海。當我聽到這些話,知道神讓她無意中借別人的口向我告別,我既感激又傷心。如果我能夠將你活生生地從澳洲帶回來,哪怕你有後遺症,這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滿足;失去你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。

我原先以為,病毒性肺炎沒有危險,而且她的病情已基本好轉,但沒有想到會出現血塊,以至情況急轉直下,危險爆發期竟在短短2、3天之內,這實在是在上帝的命定之中。10月23日周四那天,她對二姐說:我能熬過今天晚上嗎?又對兒子說:聖心啊,你要有思想准備啊!說的人爽快,聽的人傷心。果然,第二天醫生給靜華用呼吸機,注射藥水,此時她已講不出話,但是還有知覺。感謝神籍著三姐在靜華耳朵旁邊大聲說:靜華,你要禱告神,讓你站起來。現在你兒子聖心也來看你了。靜華聽見了,拼命擺動手。人在危急關頭,最要緊的是告訴他(她)要禱告神,抓住耶穌,這是最大的愛心,是對人最關鍵的幫助。第三天靜華安然回天家了。聖經說:“從今以后,在主裡面而死了的人有福了。聖靈說:‘是的,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,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’”(啓14:13)。

住在上海的靜華的大姐原本是個重病在身、生命垂危的人,比靜華大九歲,曾經向靜華交托過后事。現在神祝福,使她身體好轉,她在一些家庭聚會裡常為主耶穌作美好見証。二姐是墨爾本教會的傳道人,在電話裡對大姐說靜華進重症病房,生命已經垂危,生命在上帝手裡,她大姐明白了,但她接受不了,叫二姐不要往下說了,讓她慢慢從痛苦中走出來。二姐的兒子是個青年牧師,11月7日,打電話到上海去勸勉姨媽,誰知大姐說她已經釋放了。什麼原因使她釋放了呢?大姐說,那些天她實在痛苦,睡不著覺,小妹去世比母親老人家去世更使她傷心,她隻有常常禱告,不然很難渡過這個人生關口。有一天,她眼睛一閉上(在清醒之中,不是在夢中),看見了天上樂園,裡面有耀眼明亮的大光,不是日光,是神的光。地上全是美麗的小花,靜華姊妹在樂園中走來走去,走幾步停一下,大姐清清楚楚地看見靜華年輕時的面部表情,三十多歲時候的形象,黑頭發,很愉快。大姐睜開眼睛後還想看,於是又閉上眼,又看到相同的動態的樂園景象,不是靜止的畫面,而且是近鏡頭,人的形象較大而且很清楚。大姐一天看到二至三次。第二天大姐還想看,神讓她繼續看相同的樂園景象,神展示的絕不會走樣。神是絕對真實的,是可以信靠的,神讓大姐看得清楚、放心、滿意,幾天後異象不再出現了。大姐的心也舒展了。

大姐看見靜華三十多嵗時的情形,三十多歲也是靜華臉型、身材、膚色最美的時候。根據《真有天堂》(Todd Burpo 著)一書記載,去過天堂的克爾頓(Colton)說,在天堂裏,沒有人是老的。靜華在樂園中走來走去,是很有形象特征的。她生性活潑好動,喜歡花草,喜歡在兒子家的草地上走動,看玫瑰花,看無花果樹,看檸檬樹,她還會拔弄一下草,在草地旁邊種菜。在樂園裡,神與眾聖徒同在。那裡應該有很多人存在,也有生命樹和其它美景。但是神專門顯示了靜華活動的部分場景,這是為了特別安慰大姐。神特別恩賜給她,讓她見証樂園的內容,讓她在地上繼續為主耶穌作美好見証。

神啊,感謝你,我們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。在你的恩典裡,我們還有什麼放心不下。

靜華生來膽子小,電閃雷鳴時叫我守護在她旁邊。有一天晚上8點多鐘,一個中年男子無緣無故敲破教會二樓玻璃窗,用混凝土石塊砸開教會大門一塊板,上半身鑽進來。我守著通道,守護教會中兩個老年人。我一面禱告,一面和那男子對話,那男子後來走了。靜華知道後很擔心,說:這要出人性命的,茅長老知道嗎?她關心愛護我。但我們或生或死,總是主的人。生死已經置之度外。讓我們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,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。

靜華在短短2、3天內,在半睡眠中歸天,免了久病臥床的痛苦﹔免了地上的勞苦。神有他的美意,同時,讓活著的人常思念天上的事。

主耶穌說:“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”(約14:18)。現在一個孩子(靜華)已經被神抱在懷中,另一個孩子(我)被神牽著手在地上走,我們都在神的愛中。天上是神的家,地上的教會也是神的家,天上的聖徒和地上的聖徒都是在神的家中,雖然分隔兩地,不久就可以見面。神特別憐憫我們,他展開天上樂園的部分景象,讓我們知道靜華確實進了樂園,得到永生,他叫我們不要灰心,努力走天路。靜華進樂園的見証再次顯明了神是信實可靠的,是活人的神。神和人,天上和地上存在著互動關系。我們要實實在在地在地上盡忠心,盡本分,神愛我們也是實實在在的。靜華在澳大利亞歸天,大姐卻在上海看見靜華在樂園裡的異象,這說明神是全人類的神,神也不受地域的限制,天、地都在神的掌管之中。


二、活出生命


(一)我們是被神使用的生命


1. 一粒落在地裡麥子死了,就結出許多的籽粒來。如果靜華在樂園裡的生命見証,讓許多人感受到神的真實、大能和奇異恩典,那麼落在地裡的一粒麥子就產生了價值。

2. 靜華姊妹在樂園裡;我還在地上,可以繼續被神差派、使用。我的生命是神賜給我的禮物,如何使用我的生命是我獻給神的禮物。人生時間被神使用,生命才有價值,才會被神紀念。虛度的人生也會有記錄,但是不被神紀念。神不看你活得時間有多長,而看你的生命有沒有價值。我們不在於活多久,而在於怎麼活。我願意一生為主而活!

3. 有時,神容許你經歷特別的痛苦,又領你走出困境,去安慰受傷、痛苦的人。

4. 小孩子的五餅二魚,被交在主耶穌手中,是被掰開了之後去喂養眾人的。如果它們有知覺,被掰開破碎應該是很痛的,但是能讓眾人吃飽,掰開破碎的餅和魚的價值也就因此體現出來了。

5. 拉撒路從死裡復活後,和耶穌一起坐席吃喝,許多人因拉撒路的緣故信了耶穌,因此大祭司准備把拉撒路一起殺了。今天的拉撒路是你,也是我。當我們舊生命死去以后,復活的是新生命。有新生命的人可以見證耶穌基督,有能力來傳遞生命的道,領人歸主。有些人看見了拉撒路的新生命之後才相信耶穌的。願我們的生命與主聯合,做一個新造的人。“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”(林後5:17)。


(二)夫妻切實相愛


1. 要珍惜神所賜給你的。這是我含淚對弟兄姊妹說的話。愛你的妻子,愛你的丈夫。趁著還有今天,把她(他)領到耶穌裡面,為她(他)做一件事,陪她(他)說說話,給她(他)一個擁抱,分享你的人生。感謝神,祂賜給我一顆比較柔軟的心來待我的妻子,我在許多方面想著她,順著她,沒有留下太大的愧疚和良心審判。我常反思,如果我讓她再幸福一點……但是現在,這“如果”的機會已經沒有了,我已經成為單飛的大雁,將“如果”的機會留給弟兄姊妹的家庭去考慮和實踐吧!我要用原來想留給妻子的愛,想追加給妻子的愛,去愛教會,愛更多的弟兄姊妹。弟兄姊妹都比我好,但是經歷痛苦的我仍然為你的家庭 代求。你的另一半生命就是你的生命;如果你失去另一半,你的生命會極度虛弱。愛你的,甚至會與你爭吵的對象沒有了,了解體貼你的人不存在了,你活著有什麼樂趣。世界之大,但你向誰傾訴過去和現在;世界之小,如果你只見她(他)的東西而不見人,你會有怎樣的心情!你的妻子,你的丈夫在你身邊,是神對你很大的祝福。

2. 除了堅守真道,家庭沒有原則性的問題。凡事包容,凡事退讓,凡事想到對方,是她(他)的幸福,也是你的幸福。夫妻不要為虛浮的自尊冷戰,不要含怒到日落。明天,你還是要和她(他)一起過日子,何必讓她(他)今夜含淚或含怒入睡。你趕快包容,與她(他)和好,這就是釋放你自己了。妻子順服丈夫,丈夫願意為妻子舍命,是夫妻閒的大愛和寬闊境界。年輕信主的夫婦,要以主的愛來渡過磨合期。如今長存的有信,有望,有愛,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。愛能遮掩許多的罪,愛有關懷、體貼、柔情,愛是永不止息。人生減去愛等於零。

3. 夫妻閒的愛是大愛。夫妻要不離不棄。我想亞當一定會後悔:為什麼離開夏娃,以致夏娃上了撒但的當,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?我想亞伯拉罕安葬撒拉的時候,會有怎樣的痛苦心情,也一定後悔兩次把妻子稱作妹子,差點讓妻子落到外邦王的手中。夫妻要常相守,常陪伴,若是條件許可,最好一起做禮拜,一起禱告,一起探望,愛神、愛人同時發生,夫妻的感情也會因此日日加深;時間上不能常陪伴的,心態上、感情上一定要常相守,終身不離不棄。這是神和人都喜悅的。

我在教會中,在路上,總忘不了靜華以前在聽道、禱告、小組學習、看車輛、打掃衛生、探望,以及和弟兄姊妹說話時的親切活潑的形象。這使我既帶有傷感,又被激勵去走生命的道路。

我想到在我之前喪偶的弟兄姊妹比我堅強,主祝福他們,已經使他們走出困境!我想到信主前夫妻離異的弟兄姊妹比我更痛苦。對於我來説,只是愛我的人睡了,我在世上見不到她﹔對離異的弟兄姊妹而言,他(她)以前的另一方還活著,愛情卻死了。求主讓他們勝過苦難。

讓我們互相代禱,跟隨主耶穌,一心奔走前面的路程。我們有基督的生命,每一天要為主耶穌而活。保羅說:“因我活著就是基督,我死了就有益處”(腓1:21)。

詩116:15說:“在耶和華眼中,看聖民之死,極為寶貴。”靈魂本是從上帝那裡來的,有的人被世界淹沒了,沉淪了,回不到天上。聖民之死,在世人看來好像是可憐的,但是在上帝的眼中,他的兒女結束了地上的旅途,安然返回天家,永遠與天父在一起,上帝的心極其喜悅,所以祂看為“極為寶貴”。神看一個人的靈魂比全世界還寶貴。天上聖民看地上的人是可憐的,是需要幫助的。一個人得救,靈魂回歸天上,整個天國要為他(她)歡呼!

靜華愛妻,在天上敬拜天父和主耶穌。你在樂園裡歡樂吧,以後我到樂園裡來陪你。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愛綿綿無絕期!人間的患難夫婦,將成為天上的光明之子,因爲他們是上

帝的兒女。

謝謝教會長老、 弟兄姊妹、親朋好友前來參加靜華姊妹進入樂園的見証和追思禮拜。

願神賜福給大家! 我們也要愛神 ,愛人。願神祝福每一個家庭!感謝天父!感谢主耶穌!神的慈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,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!


2014年11月19日,星期三,賀雄雄弟兄在追思禮拜中的信息


賀倍恩的話: 數年前我從美國回中國一個禮拜(其實才數天,因為包括路上的時間才一個禮拜),去參加母親的葬禮。我回到上海,住在哥哥賀雄雄的家裡。那時哥哥雖已退休,但還是常常幫助公司解決一些財務問題﹔他沒有規定的上下班時間,但有時白天還會出去處理業務方面的事情。有一次午餐時(哥哥那天沒回家吃午餐),嫂子李靜華對我說,她希望今後她能夠比我哥哥先去世,因為她覺得如果她一個人獨自生活在世上,無法處理許多事情。我立刻說:

“不會的。” 中國人很忌諱“死”字,何況嫂子身體很健康,她比我哥哥小七歲,怎麼會比我哥哥早死。可是當我剛說完:“不會的”,心裡立刻重重地“咯噔”了一下,一個相當清楚的意念告訴我:“是這樣的。”這突如其來的意念太清楚了,我毫不懷疑這是出於神的啟示。於是我總想告訴哥哥這事,可是實在覺得很難晵齒。我好容易才回國一次,在哥哥家住的時間還不到一個禮拜,怎能對哥哥說:“將來嫂子静華要比你早死。”經過反復思考,我最終決定不告訴哥哥這事。但是我現在覺得有些遺憾:既然這是神的啟示,我為什麼不敢告訴哥哥?如果當時我告訴他,他也可以有一個思想准備,當嫂子去世時也可少一些悲傷。

當我寫下這些話的時候,心中的遺憾少了一些,但願哥哥與嫂子李靜華的親屬和朋友們讀了這些話之後,悲傷也可以少一些。我們信神的人畢竟知道,“天下萬務都有定時:生有時,死有時……”(傳3:1-2)


賀倍恩寫於主後2015年1月15日星期四下午

118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